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专业文章
职权电子化给预防职务犯罪工作带来的挑战与思考
发布时间:2014-11-3 10:52:03  浏览次数:2742
 
 
作者:广东省信息安全测评中心
摘录自《东莞职务犯罪预防》刊物2014第三期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职权失控既是导致职务犯罪的主要原因,又是预防职务犯罪的工作重点。现代社会信息化高速发展,信息技术已高度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国家公职人员手中的职权也伴随着信息技术手段的广泛应用正逐步全面的实现职权电子化。职权电子化不仅仅是现代政府加强职能转变、建立高效运转服务型政府的内在要求,同时也是新时期规范权力运行,推进科学预防职务犯罪的外部监管要求。随着“十二五”期末全国电子政务信息化覆盖率的目标(中央和省级超过85%,地市和县区分别平均达到70%、50%以上,县级以下街道(乡镇)和社区(行政村)的政务平均达到50%、30%以上)的完成和反腐斗争形势的发展,职权电子化后产生电子权力必将是当前和未来政府公权力运行的主要形态,同时也是新时期构成职务犯罪新的客体要件。因此,我们从事预防职务犯罪的工作人员对此必须有及时、客观公正和全面的认识:不能只看到职权电子化对预防职务犯罪带来的好处,而忽视职权电子化带来的新的廉政风险和新的职权滥用形式,否则将对新时期预防职务犯罪工作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
    本文将在我中心对预防职权电子化腐败的长期研究和实践的基础上,从职权电子化给预防职务犯罪工作带来的挑战和思考角度进行阐述,包括职权电子化后职权发生的具体变化、产生的新的廉政风险、新的腐败形式和具体防控建议等方面,供广大预防职务犯罪的工作人员参考与交流。
 
一、什么是职权电子化以及与电子权力之间的关系
    职权电子化是以职权为对象,利用信息技术手段将职权运行的部分或者全部过程实现电子化,职权电子化既是职权实现电子化的过程,又是职权以另一种形态存在的表现。在职权被电子化后,除了将原先职权实现电子化的同时还衍生了一些新的职权,我们将这些权力统称为电子权力。
电子权利包括为电子业务权利和电子技术权力两部分。电子业务权力是现实职权在计算机上的映射或嵌入。电子技术权力是职权电子化时衍生的一种新型权力,即对支撑业务运行的计算机系统和网络(包括硬件、软件、人员、工作环境等)一系列的管理权、控制权和知情权,它具有对电子业务间接的管理权力。
 
二、在职权电子化的新形势下职务犯罪呈现出新的重要特点
    信息技术手段是将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的一种有效硬约束手段。特别是近几年来推行的运用以信息技术手段为主的科技防腐工作,在规范权力运行和预防职务犯罪方面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腐败与反腐败工作是不断斗争中发展的,在职权电子化的新形势下,腐败行为发生一些新的转移,并呈现出一些新的重要特点,具体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滥用权力的主体范围扩大
    职权电子化后,原先的现实职权被转变成了电子业务权力,而电子业务权力的正确行使又需要点子技术权力作为保障和支撑。拥有电子技术权力的人员就存在可以利用自身职权,借职务便利滥用他人电子业务权力的可能性。例如原广发银行肇庆分行科技部助理经理、计算机系统管理员曾昭富在职期间多次利用管理计算机系统之便,修改计算机资料,虚增自己的存款额达230.6万元。因此,职权电子化后与职权电子化前比较,能滥用原现实职权主体范围已经扩大。
    2、出现利用新的廉政风险实施职务犯罪
    职权电子化后许多现实权力变成了电子权力,许多传统廉政风险得到了有效规避和防控,而新产生的信息科技廉政风险却因没有被充分认识而未得到有效的防控。信息科技廉政风险是指国家公职人员及委托人员凭借自身权力、工作便利或影响力,利用与信息系统有关的内部控制缺陷或者漏洞,违规操纵或者破坏信息系统及信息数据资产,做出不廉洁行为的可能性,它是伴随着职权电子化产生的,现已成为职权电子化时代普遍存在的一种廉政风险。最早利用该风险实施腐败的行为出现在企业财务电算化中,后来逐步蔓延到电信、金融、教育、医院和政府等众多行业。例如顺德区社保局容桂办事处杨铭毅盗取了领导和其他同事的电脑系统审批权限账号密码,先后为130多名不符合条件的人员违规办理了社保手续,从中收取手续费共计46万多元。
    3、滥用职权的形式更加多样化和智能化
    新型信息科技廉政风险的出现必然为腐败份子滥用职权的形式提供更加多样化的选择。我们对过去十年利用信息科技廉政风险实施腐败行为的类型进行归类和总结。大致可以分为四种类型。一是在职务电子化过程非法预设隐权力或者超级权力;二是在电子业务权力运行过程中,滥用信息系统或规避相关监察措施;三是在电子技术权力运行过程中,职责未分离,监守自盗;四是利用IT风险事件故意推脱责任或者浑水摸鱼。此外,信息科技廉政风险又是属于科技风险与廉政风险的交叉风险,利用信息科技廉政风险实施职务犯罪行为更加智能化和更具隐秘性。例如湖北省巴东县建设规划设计室主任兼建设工程招标交易中心主任曾军联合程序操作员彭某篡改专家抽取系统程序,使系统可以按照自身意愿抽取预设的专家参与评标,从而达到“谁给好处多谁中标”的目的。
 
三、职权电子化给新时期预防职务犯罪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
    职权电子化在给预防职务犯罪工作带来便利的同时又带来了新的问题和挑战,我们必须辩证地看待这一趋势,才能有效发挥科技防腐工作更多的正能量。目前职权电子化带来新的挑战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对职权电子化认识的不足导致预防职务犯罪工作中产生了错误的认知和一些监管盲区
    由于对职权电子化带来新的权力形式和新的廉政风险认识不足,导致社会大众包括许多预防职务犯罪工作人员,都普遍产生一种“电脑是无情”的假象。大家认为只要是计算机得出的结论就一定是科学的,是没有人为因素干扰的,对此不进行质疑。即使产生了质疑,许多腐败份子又以电脑自行计算运作等理由回应质疑,导致当前社会中存在大量借科技防腐之名,大行腐败之实的行为以及其它利用信息技术手段实施高智能腐败的行为。
    此外,由于预防职务犯罪工作人员存在以上错误的认知,导致其对电子权力监管产生一些新盲区,比如,现在许多电子监察系统只是对电子业务权力进行监管,而没有覆盖到电子技术权力的监察,导致大量规避现行电子监察的腐败行为无法被发现,同时让拥有电子技术权力的人员处于一个有权无责的监管盲区。
    2、职权电子化增强了职务犯罪与预防职务犯罪工作之间的专业对抗性
    职权电子化后,从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职务犯罪人员滥用职权的难度,但是一旦被职务犯罪人员通过相关技术手段进行突破,其腐败行为将变得更加难以发现和取证。此时,职务犯罪与预防职务犯罪之间的斗争变成了专用技术的对抗。特别是7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员已成为国家公职人员的主体,他们当中大部分都熟悉掌握计算机技术的应用,如果预防职务犯罪工作人员不能整体提升自身的专业技术水平,新时期预防职务犯罪工作将会面临很大的挑战。
    3、缺乏有效的规范和机制预防职权电子化及电子权力运行中产生的廉政风险
    职权经过电子化后产生的电子权力与原先的现实权力既有共同点又有很大的不同点,因此现行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机制已经不能有效地指导新时期的职务预防工作。“无规矩不成方圆”。各级党委会因缺乏电子权力廉政防控规范导致预防腐败相关工作无处着手;同时,纪检部门也会因缺乏对电子权力监管要求而陷入无据可依的困境。
 
四、对推进当前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的几点建议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不难看出信息科技廉政风险是新时期导致电子权力滥用的主要原因。因此,当前推进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的重点必须围绕信息科技廉政风险防控展开,具体建议如下:
    一是提高对信息科技廉政风险的认识,建议采取以案说法的形式,通过宣传教育活动,不断提高国家公职人员和各级预防职务犯罪人员对职务犯罪人员是如何利用信息科技廉政风险危害电子权力运行的认识水平,提升其对信息科技廉政风险防控工作重要性的理解。
    二是选取廉政风险防控重点领域行业开展信息科技廉政风险防控试点工作。建议优先选取涉及民生或重大资金运行领域或行业作为试点,并在试点中不断总结信息科技廉政风险防控经验,最终形成信息科技廉政风险指引。
    三是加强与专业权威的信息科技廉政风险评估机构的合作。共同推进科技运用廉洁性评估机制的建立,弥补当前预防职务犯罪工作人员专业技术水平的不足。科技运用廉洁性评估是指在运用科技手段实现权力运行信息化的过程中,针对与电子信息系统有关的内部控制是否存在容易导致腐败行为发生的漏洞或者缺陷进行评估,评估结果为及时加以防范风险、改进控制、消除隐患提供基础,又可以称为信息科技廉政风险评估。可通过专业权威的第三方信息科技廉政风险评估机构为预防职务犯罪工作提供全面有效的技术支撑,提升预防职务犯罪工作人员的专业技术水平。
【上一篇】:广东省公安厅举办全省“安审平台”建设集中培训 【下一篇】: 热烈祝贺天锐锋公司中标“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项目!